當醫生娘的憂

半夜三點半  老公發燒到三十九度  前天全院打了流感疫苗  這二天開始拉肚子 沒想到半夜就發燒了 想到八點還要去值急診 卻還昏昏沉沉的老公 決定直接到醫院急診室掛急診 順便八點就開始上班
 
屋漏偏逢連夜雨 要出門前 發現眼鏡斷掉了 看不到 怎麼開車 好吧 老婆載吧 把蓓蓓扥給了剛好從澳洲回來的姨婆 匆匆洗把臉 拿了鑰匙 趕緊載老公到醫院去   

到了醫院 已經沒有燒得那麼厲害了  掛了號 急診室的護士一陣子才認出老公 只覺得名字很熟析 因為平常都帶著口罩上班    打著點滴  老公躺在病床上 應該很快就入睡了 

清晨五點半 驅著車趕回家 心裡還掛著蓓蓓 對阿姨不好意思 怕蓓蓓半夜吵鬧  想到這就是醫生的生活 責任制 沒有病假這件事 就連老婆生孩子 也勉強請了一天假陪產 隔天還是得上班  如果要休假 也行 但是回去上班時 還是有滿滿的病壢等著寫    這是我們醫生娘的憂  老公大部分的時間貢獻給了病人與醫院    給家人的時間是多麼的珍貴與微薄  

在凌晨五點半的進化北路 我看到一對早起散步的老夫妻  

打開家門的一瞬間 蓓蓓和阿姨看著凌晨的電視  蓓蓓對媽媽燦爛的笑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